您好! 登录/ 注册 会员中心
您目前在:首页 > 新闻中心 > 行业新闻 > 民间公益组织的普遍困惑
民间公益组织的普遍困惑
来源:市场星报作者: 时间:2013-03-11

他们异常活跃却又举步维艰。

他们的资金从哪里来?

他们为何迟迟难以得到应有的名分?

他们的工作人员是拿着工资,还是凭着激情?

 

公益组织:合肥锦雯言语康复中心

服务内容:帮助听障儿言语康复,培训家长

家长担当孩子的“生活阿姨”

“哎,甭提了,倒霉呗,你说现在走路怎么就这么难呢? ”在今年3月3日的“爱耳日”上,我省两位小朋友作为全国聋儿语训的杰出代表,受邀参加中国残联爱耳日音乐会的演出,他们表演的相声《交通安全》,作为全场唯一一个语言类节目,备受关注。

但谁也不会想到,几年前,这两个孩子既不会听,也不会说。一个叫左胜永,今年5岁半,一个叫张博闻,4岁半。

左胜永的妈妈告诉记者,在孩子两岁的时候,才发现他对外界的声音反应很迟钝,也不会说话。到医院一检查,才发现是听力有问题。后来,孩子接受了手术,安装了人工耳蜗。手术后,他们在锦雯言语康复中心接受言语康复训练。

“康复一个孩子,拯救一个家庭!”锦雯的创办人沙沙说,这句宣传语绝不是单纯的口号。

沙沙是东北人,2002年她来到合肥从事助听器验配的工作,她的客人很特殊——一群先天性听力障碍的儿童,她帮这些孩子选择和调试合适的助听器或者耳蜗。工作中,她遇到不少听障儿童虽然戴了助听器或者植入了耳蜗,但是由于言语康复训练没有起到良好的效果,听力障碍伴随孩子的一生。

“孩子接受言语康复的最佳时间是0~6岁,错过了将带来终身的影响。”2007年初,沙沙开始大胆地创办言语康复中心,并命名为锦雯言语康复中心。“来这里的孩子,80%都是先天性的听力障碍,90%以上都有康复希望。我们要保证孩子一到三年内都可以正常上学。”

沙沙说,锦雯从创办初期的一个老师、一个学生、80平方米的自家用房,到现在拥有15名特教院校毕业的全职教师、4名家长保育员、60余名来自省内外的在训听障儿,逐步走上了发展的正轨。

但是同所有公益组织一样,资金紧缺是最大的难题。

“为了节省开支,孩子们现在的生活阿姨都是由家长来担当。”对于沙沙来说,目前急需社会力量的融入,这不仅能给她带来动力,也能让更多的听障孩子接受言语康复。

 

公益组织:芜湖动物保护协会

服务内容:搜寻并救助流浪及被虐动物,组织救助类公益活动

虽然常感觉“无力”,但依然不放弃对它们的爱

24岁的刘珊珊和他的男友胡云龙是芜湖市一家装饰公司的员工。两年前刘珊珊从芜湖的一所高校毕业时,她注意到网络上有网友在呼吁抢救被虐待的小猫小狗。

刘珊珊从小就非常喜欢动物,看不得小动物受到伤害。她注册了一个QQ群,并号召网友们加入进来。

陆陆续续,有十多个人加入进来,网友们互不相识,在QQ群里交换信息,并不时提供一些线索:哪里有猫狗被虐待,哪里有流浪的动物。

两年过去了,刘珊珊营救过多只猫狗,QQ群名称也改为了芜湖动物保护协会。

在刘珊珊的家里,她和男友收养了六只狗一只猫,这些小动物一个月就要花费2000多块钱,尽管经济上有压力,但刘珊珊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现在,只要成员们发现了流浪的猫狗,最先会送到刘珊珊这里。经检查,有疾病的先送往宠物医院治疗,没有疾病的就在网上发布收养信息。

刘珊珊已经准备成立实体的协会,向成员们每人每月收取30块钱的会费。

刘珊珊说:“力量很小,我们现在成员虽然有近一百人,真正做实事的人很少,我多次都想解散掉,但想想时间那么长了,最终还是没解散。”

 

思考:有“身份证”的少,发展成熟的少 几乎所有的都面临资金困难

日前,记者从省民政厅民间管理局获悉,截至2011年底,全省各级社会团体共10500个,会员总数达到1193万人。这其中又有多少是公益组织呢?

一家专门与民间公益组织打交道,名为“益和”的公益服务组织,对此进行了一次调研。

“发展较成型的组织数量很少,由QQ群或论坛形成的志愿者组织较多。目前较成型的组织有50多家,松散或半松散的志愿者组织约40多家。”益和执行主任蒋倩告诉记者,事实上,本土不断涌现新生的公益组织,很多逐渐陷入“一个人”或“半死不活”或“死火山”状态。

蒋倩还介绍,现有的民间公益组织涉及的领域和类型,包括助残、环保、儿童教育、妇女保护、社区服务、艾滋病防治、义工类等。从发展程度上看,有专业化程度较高的公益机构,也有由草根自发形成的比较松散的义工类组织。其中,义工类组织比重较大,占到45%。比重最小的就是防艾,只占2%。

“截至2011年12月,有33%的组织仍未以任何方式进行注册,7%的组织是以工商形式注册,47%的组织在民政部门正式登记注册。此外,还有11%的组织是以挂靠的形式存在。”蒋倩介绍说,据他们调查,2011年度,安徽样本组织平均总支出规模为13.29万元,比起全国样本组织平均总支出规模少了48万元,其中,62%的组织支出规模在0~5万间,15%的组织在5~10万间,最少为0.06万,最多为80万。

“安徽民间公益组织最主要的资金来源,是‘个人’和‘企业’,两者所占比例分别是36%和22%,而大陆本土基金会仅占8%,境外机构的资助比例仅为9%。”蒋倩说,正因为渠道狭窄,所以几乎所有公益组织都面临资金紧缺的问题。

“安徽民间公益组织未来前景很大,但是也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。”益和最后用一句话为该调研作了结尾。


广东省圣保堂慈善基金会 版权所有 SANPOTEL HEALTH GROUP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基金会办公室地址:广州市荔湾区芳村洞企石路茶叶交易市场太平约6号4栋(宏发楼)三楼 邮编:510080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713号

电话:400-777-9958 传真:020-87620993 Email:sancishan@sanpotel.com 粤ICP备11011244号